光伏经销商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伏访谈 > 正文
韩华
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访谈实录:谈硅片、PERC组件业务
发表于:2018-12-07 10:30:01
来源:PV-Tech
 近日,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接受了PV-Tech的专访,在采访中具体介绍了隆基股份在硅片、PERC电池组件业务的经营情况及战略布局,并着重谈了一下低衰减技术LIR(光致再生)技术及无偿解决方案,以下为本次访谈实录。

关于技术路线选择及组件功率衰减

PV-Tech:前段时间德国ISE研究机构 Dr Radovan等人撰写的一篇名为《PERC电池LeTID衰减:会比PID造成更严重的衰减危机么?》将PERC组件光衰问题再次抛到台前,引发了行业的讨论。

单晶PERC技术能在行业快速兴起,与隆基的积极推动分不开,您能谈谈单晶PERC光衰的问题吗?隆基如何解决?

李振国:行业的要求是,多晶组件功率衰减率应满足首年不超过2.5%、单晶组件首年功率衰减不超过3.0%,之后每年衰减率不高于0.7%。

从目前单、多晶组件产品户外使用测试的对比情况来看,各大组件制造商生产的衰减率水平不均衡,差异较大。这与行业内各家光伏制造商使用的硅片材料、电池生产工艺水平及组件封装有密切关系。

在我们做硅片业务时,曾与许多下游电池组件厂进行过探讨,后来进入电池组件环节,开始解决LID问题,当时我们想硼氧对这种存在能不能被消除?它的衰减机理是什么?

后来我们发现如果用常规方法很难消除衰减现象,但是可以想办法将它减弱,比如生产的硅片,把硅片的氧含量和杂质含量控制的更低一点,低氧硅片可以使‘少子/电阻率’值大幅提升。

另外,我们研究了它的衰减机理,发现这个衰减也是相对的,初始两三月衰减,但在几个月之后它是可以逐渐恢复的。如果我们能让这个过程提前发生于电池或组件制造的环节,加速它的衰减,并把恢复的过程进行压缩,那么它是不是再不会在应用端出现?

基于这两个原理,我们与新南威尔士大学、帝尔激光展开合作,联合开发了LIR技术(光致再生)。

PV-Tech:去年以来,单晶PERC电池效率持续被交替刷新,目前电池最高值为晶科创下的23.95%,PERC组件最高纪录值为隆基创下的20.83%,业内认为单晶PERC组件未来量产极限值为23%,达到这个极限值之后,PERC是否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李振国:我们研发中心给出的研究及数据来看,单晶PERC量产效率超过24%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从技术上面来说,它其实是一个一直发展的过程,比如2006年时我们坚定认为N型单晶是未来技术成本度电成本最低的一个技术路线,但是到了2015年,我们发现PERC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表现在效率的提升以及成本的控制方面。

我们没想到PERC可以做出这么高的效率,我们更关注生产线的可升级性及生命周期,三年之后会有什么变化,PERC就是这样的技术。

PV-Tech:目前我们看到常规BSF电池正在衰退,PERC技术逐渐成为主流,除了P型,以HIT、IBC为代表的N型技术派也在兴起,隆基如何看待眼下各项技术路线?

李振国:我们研发投入一定比例的资源在前瞻性技术上,N型技术路线中长期有前景,短期遇到PERC的挑战,没有形成好的竞争力,我们对目前行业中的其他高效技术都在关注。

关于硅片产能计划及N、P型占比

PV-Tech:2018年N型太阳电池产能超5GW,自2013年开始,5年时间N型产能涨幅达135%,业界N型拥护者们认为目前阻碍行业选择n型做为主流产品的主要问题是产能水平和制造成本,其中有一项重要成本即硅片,您对此怎么看?

李振国:N型硅片从来都不是阻挡N型技术发展的一个瓶颈。从成本及售价上看,N型硅片比P型硅片大约高5~8%,所以它不是很高,它并不像十几年前大家认为N型硅片会很贵,成本会很高,真正制约N型技术的在电池环节。目前在隆基硅片产能中,N型硅片占比5%,P型硅片占比95%。

PV-Tech:隆基提出了2020年,单晶硅棒和硅片产能增长三倍,达到 45GW。对于光伏制造商而言,制定合理的产能扩张尤为重要,如何看待企业落后产能淘汰与“绑架式”扩产?

李振国:硅片45GW产能扩产计划不会改变,要给行业一个信心,大家不会买不到单晶硅片。不领先不扩产,我们对市场有信心,其次对自身竞争能力有信心。硅片保持扩产还基于保证供给市场的需求,下游组件的扩张会采取适度的发展,会小于硅片发展速度,下游扩产计划主要是39亿配股募资在银川高效PERC组件。

PV-Tech:在竞争中如何使企业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利润空间?

李振国:竞争到某一个阶段的时候,要求高的利润率是无能为力的事情,市场好的时候,毛利保持比较好,市场低迷后,行业很多企业亏损,但隆基还是保持一定利润,我们没有无效资产也没有无效产能。我们更关注生产线的可升级性及生命周期,三年之后有什么变化,所以我在设备方面会预留余地。

2006年的单晶炉,那时候一台单晶炉,一个月生产500公斤,因为专业度够,我们留下了升级的接口,2010年时对炉子进行了一次升级,一个月可以生产1吨。2016年再进行一次升级,可以生产3吨,到今天这些单晶炉我们仍然在用,它的折旧期已经结束,理论上是零成本。

我们在战略规划上为未来做出了大量的预留的一些设计和思考,我们的原则是明确的,首先是第一原则,第二是着眼未来,站在两个角度看问题的时候,其实你可能就不会那么落后了。

这个行业技术更新速度太快,投资很大,如果没有提前布局等到技术更新,又要淘汰设备,这样就会导致无效投资增大,市场好时还可以平衡,但行业稍微有点波动就会受不了,关键就是缺乏这种长远的战略。

关于市场

PV-Tech:今年“531”光伏新政后,国内主流光伏制造商明显加大了对海外市场的开拓,从隆基以往组件出货情况看,国内占绝大部分,海外市场偏弱。请问隆基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海外布局?目前隆基产品在海外市场的出货情况如何?明年及未来对此的预期是怎样的?

李振国:隆基主要产品业务分两部分,一部分硅片,一部分是组件。硅片业务,除了约40%的硅片自用之外,剩余硅片中的1/3出口海外,2/3出货国内。

组件方面,隆基从2016年中期开始向海外拓展,做了很多工作,比如第三方认证、列名、bankbility、团队建设等。原本计划2018年实现20%组件出货占比,2019年达到30%,2020年实现50%占比。目前来看计划提前了,今年可达到30%,明年我们海外组件出货将达到60%。

PV-Tech:您觉得海外市场与国内市场有什么不同?预计明后两年全球光伏市场将有怎么样的发展及预期?

李振国:海外市场对单晶组件的认识比国内更好,他们用过单晶比国内有更久的历史,对单晶的性能也了解更多,所以我们在海外进行产品推广的时候,其实是没什么障碍的,或者甚至说是比国内会更容容易。在BOS成本相对较高的国家和地区,市场更容易接受单晶产品的溢价。

“531“光伏新政实施后,我们也做出了一定调整,业务部门架构从原来传统的“国内”和“海外”,划分为更细的大区和区域,我们放了更多的资源到海外市场。

明年全球光伏市场整体还会增长,预计在110-130GW之间,欧洲过去是每年8-9GW,明年预期13-14GW。国内因政策变化会有些变化,但海外成长是确定性的,在欧洲和一些国家,光伏发电竞争力变得更强了。

PV-Tech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阳光电源
特变电工
英利
炜业通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电话: 010-68000822,68027865,68000906 欢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紧急或投诉:13811582057, 13811958157
京ICP备10028102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证120154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远洋国际C座2204室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