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伏市场 > 正文
门阀的竞争:如果光伏企业在民国
发表于:2020-08-15 22:49:22
来源:索比光伏网作者:曹宇

摘要:

8月10日,通威、隆基分别发布了光伏电池和光伏硅片的最新报价。与半个月前相比,通威单晶电池价格上涨0.08元/W,涨幅9.0-9.2%;隆基硅片随硅料上浮0.2-0.22元/片,涨幅7.3-7.4%。同时,隆基将价格变动的原因归结为硅料价格调整,作出了硅片价格与硅料价格挂钩的决策。

8月12日,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表示公司硅料不会大涨。

8月14日,中环股份首次公布硅片价格,相比隆基每片价格低了0.22元。

当晚,爱旭科技向媒体宣布:中环股份的行为值得学习,爱旭也愿意为行业尽可能承担涨价压力。

一时间,业内人士纷纷留言表示暗流涌动。

中国历史上前一个群雄割据的年代是民国,我们来代入一下,把各个光伏企业比作民国时期的军阀或各大势力,看看各家龙头如何一一对上号。

在这里只是代表企业性格与行事特征,万勿将各势力后续走势与企业对号入座。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北洋协鑫——往日江湖

硅料、硅片、电池联动涨价当晚,不知多少业内大佬会想起协鑫董事长朱共山?心里是否五味杂陈?

在朱老板当老大的年代,光伏江湖是有规矩和义气的。

朱共山为人慷慨,急公好义,即使是协鑫的前员工,虽然离开的原因多有各种不满,但极少是因为这位老板。

在曾经的拥硅为王时代,多家企业与中能硅业签订了长单,当时仅手上预付的订金就有几十亿。金融危机爆发后,硅料价格大幅跳水,看到组件企业生存困难,长单价格难以接受,朱共山主动找到这些客户,重新以当时的市场价格签订了新的合同,仅此一项,协鑫少赚了数十亿之巨。

虽然业内许多光伏企业都曾抱怨过协鑫在最辉煌时显得有点霸道,但相比现在的市场而言,协鑫已经是非常中正平和了。

在因为保利协鑫新疆等几家多晶硅工厂出现生产事故带来的原料真空带后,朱老板除表示尽快恢复生产之外,如十年前一般,表示仍然不会跟随行业涨价。

协鑫在自身最强大的时代也没有想着一统江湖,组件企业一直忌惮其壮大后会进军组件环节,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但在收购超日之前,协鑫也是遇到过抢装期间硅料换不到组件的情况的。

这几年由于欠补的问题,以及当初市场由多晶向单晶转向,协鑫这几年过得比较辛苦;也因为欠补,在产业新一轮升级之时,

有次协鑫的活动,大佬没来几位,朱老板感叹业内太现实,正好也在现场的笔者只能劝慰他:人不能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其它人。

不过近日传出利好消息,国家有意通过国网和国开行以发债方式解决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对于协鑫来说是非常大的利好,除盘活电站资产外,在新一轮的以210和182为主的产业升级中,手中也有更好的牌。

之所以说协鑫像北洋政府,是因为北洋时期,各家军阀之间的斗争是留有底线的,大佬们多为袍泽,相互之间有感情,有反对声音也不至于至对方于死地。四川军阀更是打完仗还要安顿对方的家人,登报告诉失败者不会继续追究,而其余各家打打闹闹也在可控范围之内;在协鑫做龙头那段时间,光伏企业的竞争是相对温和的,做事留一线,顶多看到谁家爆出超低价时骂两句破坏行业规矩。

北洋时期的军阀们,气节也是不亏的,没有一个投靠日本人。

但这种模式下,光伏行业是松散的,战斗意识和竞争力不如后续的政府。

北洋体系稳定性终结于张勋复辟(十年后,单晶卷土重来打败了多晶),段祺瑞和冯国璋兵戎相见(行业产业链整合与站队开始),导致皖系、直系两大军阀崛起,斗争日趋激烈,至北伐战争开始,军队有了主义和信仰(技术路线之争),厮杀变得你死我活。

奉系通威——王侯宁有种乎

刘汉元曾说:“早知道多晶硅这么难,傻子才搞。”算下来,这话说了也快十年了。

虽然总部位于成都,但通威与打麻将似的川军半点不像而更像奉系。

张作霖出身草莽,开局艰难,后洗白成为官员,飞黄腾达;通威一开始的光伏路走的也并不顺,抓住时机切入电池环节,自此崛起。

张勋复辟(单多晶之战)让张作霖独掌奉天(通威快速扩产崛起),随后直奉两系对抗皖系,后产生矛盾,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后,除东三省外,江苏、安徽、山东等地也被奉系控制在手中。而通威也成为目前行业最大的光伏电池厂商和主要的多晶硅企业。

由于新疆数家多晶硅工厂故障,本就在电池环节具备了强大统治力的通威,拥有了定价权。

于是硅料从58元/公斤三连涨至98元/公斤,导致下游组件成本增加了大约3毛钱/瓦,目前已有消息传来,许多原本还在观望的项目决定暂停,组件企业停掉部分产能。

而据小道消息,未来多晶硅价格还可能进一步涨至120元/公斤。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通威此前采用了印度式的谈判策略,先报一个高价,再一点点试探行业的接受程度,看到价格有企业接受后,就降价格稳定在这个水准,随后再看市场需求后继续调价。

这种方式对不够团结的中国企业来说,原始但好用,此前据在印度从事光伏销售的人士告诉笔者:印度只针对制定了高达300万元却毫无用处的认证费用,但有中国逆变器厂商接手之后,其它也只能无奈跟进。

笔者认为,通威也在通过此次涨价寻找利益与市场的平衡点:涨不涨价,多晶硅料目前肯定是不够用的,对通威来说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较高的价格使得市场规模缩小到与多晶硅产能相符的情况。

显然此次通威对于涨价的执著也超出老伙伴隆基股份的预期,目前从市场综合得到的意见反馈是:隆基对于涨价的意愿并不强烈,但由于自身在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地位,也不甘心将自己的利润放出来,于是制定了跟进涨价的策略。

目前通威受到的外界抨击较多,认为其不顾产业生态,抓住行业黑天鹅事件之机,擭取暴利,但笔者认为不应把问题全部归咎于通威以及其它多晶硅企业身上。

笔者不是为通威说话,但通威做了这么久多晶硅,也该赚点钱了。

正如张作霖在东北苦寒之地于荒山野岭伏击日本人时的辛苦,通威不仅在刚开始进入多晶硅行业时,就赶上多晶硅价格暴跌,后续也一直没有赚过大钱。

据业内人士回忆,年初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已经发过预警:多晶硅价格在成本线附近,企业毛利率底下。这时也并没有下游企业和终端客户对硅料厂嘘寒问暖。

根据市场消息,今年3-4月,因原料不足或市场价格屡创新低等因素分不同时段检修或维护的企业有8家,包括保利协鑫、新特能源、新疆大全、东方希望、洛阳中硅、国电晶阳、天宏瑞科、内蒙东立等,其中5-6家在5月份仍有检修计划。

而这时下游只关心欣喜于隆基和通威的硅片与电池价格大幅跳水,对于上游的状况几乎视而不见。

上游的命也是命。

这样的产业链,也同样不健康。

萨特曾有句名言:“他人就是地狱”,并对一概念做出过解释:“要是一个人和他人的关系恶化了,弄糟了,那么,他人就是地狱。即倘若自己是恶化与他人关系的原因,自己就得承担地狱之苦的责任。”

某组件企业分析师曾精确的预测了新疆多晶硅事故的发生,他在年初给公司的报告中提出:“三季度有小概率发生硅料厂出事故的情况。”他给笔者的解释是:三季度是传统的用电高峰,电网压力较大,容易出现跳闸等事故,而硅料企业价格被压得过低,不得不对一些安全措施进行减配,二者结合加大了事故的风险。

2018年行业分析师测算的硅料成本就是60元/公斤,在涨价之前,这也是售价。“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佩六国相印。”

一味要求上游做贡献,只站在自己角度考虑事情的话,难免立身不正。通威是做过老实人的,但市场是否给了老实人应有的待遇?

只是如果高速行驶的光伏产业急刹车,对整个产业也带来巨大风险。狂暴的欢愉必将导致狂暴的结局。在批判某个企业之前,也应先想想为什么会变成如此,反之亦然。

国军隆基——王冠之重

之所以将通威比作奉军,也是中原大战时期,张学良东北易帜对战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胜利完成内部统一的国军,自然对应隆基股份。

在光伏的民国时代,隆基无疑是光伏最耀眼的存在。也如同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一样,隆基创始人李振国先生也是那种有大志向,大毅力的人,专心硅材料数十年,物质欲望很低,一门心思做企业,拓展光伏行业的疆域。

但隆基也有自己的烦恼:终民国时期,国军在国内都有反对意见,且时不时爆发,一如此时的涨价风波。

历次降价,都是隆基带头,通威几乎当天跟进,二者同步,这次正好相反。

这次涨价,隆基既不是最大的受益者,也不是第一个带头人。

隆基只是跟涨,除了原来给大客户的折扣少了之外,也没有过分在硅片端涨价。但外界抨击最多的,就是隆基,甚至超过了通威。

隆基各环节人士都向笔者表示自己也很委屈:三四月份硅片几连降在外界眼中就是经营压力,现在与硅料同步涨价保证自己利益就是扰乱市场?

没办法,隆基太大了。

有一种恐惧症叫“巨物恐惧”,对于超大的物体和事物感到恐惧,用时髦的词叫“San值狂掉”。常见的说法是这种恐惧来源于面对强大到不可抗的事物会引起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应激反应,面对飞速变大的隆基,业内其它企业的担忧或恐惧可能就来源于此。

所以隆基成了靶子。

此前笔者曾经说过,隆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整个事情里,隆基真的没做错什么,但作为行业老大,行业又期待着它做点什么。

“不能说的”中环:团结就是力量

中环发展战略像美帝,喜欢攀科技流;但经营策略上更像是民国时期的“不能说”:团结就是力量。

智新咨询曾对隆基和中环的销售比例做过比较,在开放性的市场上,隆基以较大体量领先,而在长单尤其是战略合作伙伴一环,中环占优。

曾经的《沈浩平:本来如此》一文中写到:这家公司在行情好的时候会给伙伴多让一些利,多投一些半导体,控制节奏,追求长线。但这样的中环,稳健但不太受资本市场喜欢。

这次中环率先发声,力求稳定市场,笔者一方面认为确实是中环看到了重建产业信心的必要性,让行业不致崩盘,后续也得到了爱旭科技的响应;而另一方面,则是会用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来给产业赢得空间。

在去年8月16日发布210硅片当天,笔者曾非常兴奋,不只是见证了新时代的开启,同时也看到了各环节在降低度电成本压力下的出路,用新技术的价值来改善各环节的利润率。今天距210发布整一周年,一年来这项技术发生了飞速的变化,现在,新的技术很可能用在了“救火”上。

用价格洗牌是一种方式,用技术洗牌同样也是。

未来推衍

对制造企业来说,价格大涨其实还能够接受,但随后如果出现大落,会更加凶险。

很多人以为只有大海才有潮汐,但实际上,许多大河都有潮汐,亚马逊河大潮甚至可高达五米。

巨型企业,会自带行业规律的。

许多企业表示,之后会自建产能,但每次行业上升期时,垂直整合威力凸显,而随着行业利润率压缩,垂直整合变成了包袱,因此企业在扩产之时要警惕行业的下行周期何时到来,届时成本是否能够做过龙头企业。

而对于终端企业而言,平价之后由市场调节的价格波动会经常出现,同时光伏发展很可能出现去中心化的趋势,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由某一个市场的政策导致全球光伏价格突变,降本逻辑应该从单纯压榨组件企业转向更多综合因素,否则当光伏欠补压力不再,综合竞争力不够的投资者也会被提出这个市场。

索比光伏网 曹宇

曹宇
资深光伏媒体从业人,从业13年,非常了解行业形势,分析见地都极其精辟。
+ 订阅
更多文章 >
  • 美通社
    全部文章:3
    美通社,拥有60多年历史的美国企业新闻通讯公司(美通社)为全球4万余客户提...
    订阅
  • 逆变器五分钟课堂
    全部文章:0
    订阅
  • 曹仁贤
    全部文章:5
    曹仁贤,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专注于可再生能源发电领域研究20余年...
    订阅
  • 李俊峰
    全部文章:6
    李俊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副所长。
    订阅
  • 王斯成
    全部文章:7
    王斯成,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太阳能应用专家。
    订阅
投稿与新闻线索联系:010-68027865 刘小姐 news@solarbe.com 商务合作联系:010-68000822 吕先生 media@solarbe.com 紧急或投诉:13811582057, 13811958157
京ICP备10028102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证120154号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经海三路天通泰科技金融谷 C座 16层 邮编:10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