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伏爆料 » 正文

海润借壳上市后累计亏损约27亿 确认华君系为其担保近20亿

发表于:2017-09-27 14:15:57 来源:新京报 作者:赵毅波

海润否认暗中担保;确认与宜兴永能存业务往来,但称无法给出交易均价;公司上市后无一年不亏损

面对孟广宝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的爆料,9月26日海润光伏通过公告形式再度予以回应,并披露了具体情况。海润称,截止到公告日,华君系为公司担保总额为19.56亿元。

孟广宝被称为辽宁隐秘富豪,他曾有意通过定增方式入主海润光伏,并在2016年4月出任海润光伏董事长,定增在今年已经终止。在未能成为海润光伏战略股东的情况下,孟广宝控制下的海润光伏和他作为个人大股东的华君控股及相关企业(简称华君系)迅速走近,并发生了一些被指不合规的关联交易及资金往来,海润光伏的业绩也在孟广宝在任的2016年大幅下滑。

海润光伏明确否认孟广宝“暗中担保”

9月25日,新京报发布题为《孟广宝否认“掏空”海润称目前仍被海润欠款》的报道。身为“辽宁隐形富豪”的孟广宝首次现身接受新京报采访,首次对外披露了自己与海润光伏之间的债务关系,并表达“清算”的态度。

孟广宝透露,华君给海润担保的总金额有19.8亿。“我还找金融机构给他融了20来亿,是我暗中担保的。”

9月26日,海润光伏在公告中称,公司关注到有关媒体刊登名为《孟广宝否认“掏空”海润 称目前仍被海润欠款》的相关报道,公司就相关报道内容进行了核实,现进行澄清说明。

公告称,截止到公告日,华君系为公司担保总额为19.56亿元。截止到2017年8月31日,公司对华君系的往来款余额约为应付2.4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海润光伏董秘问闻此前在向记者回应这一问题时称,“我们这边的确和他有债权债务关系,具体金额不太确定”,但“肯定没有10亿以上”。

就两次数据不一致的问题,9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海润光伏董秘问闻以及董秘办,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对于所谓的暗中担保,海润光伏予以了明确否认。其在公告中称,不存在孟广宝及华君系为公司提供暗中担保情况。对于海润方面的否认,记者9月26日致电华君系控制人孟广宝,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此前,孟广宝还告诉记者,自己一度打算以诉讼手段解决资金问题。“现在对方不想让我起诉,正在用无锡的一块工业用地抵债”。

海润对此在公告中回应称,海润新能源与华君置业江苏有限公司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海润新能源拟将该土地使用权及与之相关的项目开发权转让给华君置业,转让价格为每平方米人民币541.48元,共计人民币901万元。后该款项支付至辽宁华君医疗集团有限公司(原名营口华君金控投资有限公司)抵部分往来款应付余额。截至公告日,上述土地使用权尚未完成变更。

据公告,海润新能源为海润全资子公司,海润新能源拥有位于无锡市惠山区面积为16636.9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土地使用权。

海润确认与宜兴永能存业务往来

另据新京报9月25日报道,有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爆料,海润的亏损与其自身管理层有关。

按照该人士的说法,海润的亏损与一家名叫“宜兴永能”的公司或有关联。“它(宜兴永能)是冯国梁的个人公司,(冯国梁)是杨怀进(海润光伏原董事长)徒弟”。“宜兴永能把订单先接过来,然后海润给他供货,利益归他,海润只能赔。”

海润对此确认,媒体报道中所提到的冯国梁系公司原副总裁,冯国梁已于2013年9月辞去了所担任的公司副总裁的职务。根据工商信息查询,宜兴永能于2014年1月29日成立,实际控制人系冯国梁,经查公司与宜兴永能开展业务时间为2015年12月,故宜兴永能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宜兴永能与公司第一大股东杨怀进先生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

对于冯国梁的公司和海润现在是否有业务往来,海润董秘曾表示,“不清楚”。

在昨日公告中,海润也承认公司与宜兴永能存在大量业务往来。比如,2016年公司向宜兴永能采购组件总金额为7532万元,交易均价为2.61元/W;2017年至8月底公司向宜兴永能采购组件总金额为10395万元,交易均价为2.55元/W。

海润在公告中透露,2016年公司向宜兴永能采购材料总金额为7257.29万元;2017年至8月底公司向宜兴永能采购材料总金额约为482.98万元。

海润强调,因采购材料品种繁多,且各材料的价格差异较大,故无法给出交易均价。由于海润未公布采购价格,故外界无法断定其采购价格与市场价孰高孰低。

更多关于: 海润光伏 孟广宝 光伏企业 的文章请点击!光伏家
  • 今日推荐
  • 周排行
  • 月排行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大事记 | 会员服务 | 邮件订阅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光能| 光伏家
索比光伏网
微信号:
solarbe20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