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伏企业 » 正文

中国三大光伏首富:从发家到“败家”的兴衰荣辱

发表于:2016-02-02 09:28:45 来源:华商韬略

施正荣、苗连生、李河君,三个不同出身、不同做派、不同追求的人,却因同一个行业——光伏——快速登上财富巅峰,又自由落体式地跌入事业谷底。我们看着他们起高楼,又看着他们的楼塌了。他们到底做了什么,错在哪里,又留给我们哪些启示?

【一】苗连生:英利军团的光伏残梦

继李河君之后,又一位“首富”级光伏大佬——苗连生遭遇了事业滑铁卢,他治下的英利集团正在面临“资产债务重组”的命运。

1月21日,英利集团新闻发言人王志新证实,该公司正在银监会主持下,邀请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河北能源局、保定政府、国开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等14家机构,共商资产债务重组事宜。

目前,英利集团的债务总额高达184亿元(人民币,如无特别说明,下同),资产总值则仅为110.89亿元,货币资金仅剩16.05亿元,其在美国上市股票持续低迷,难以融资自救。当下,除了接受由银监会主导的外部拯救外,英利集团已经无路可走。

▲图注:英利总部

英利集团是河北保定的一家民营企业集团,主营业务为光伏发电,创始人是苗连生。

苗连生出身军旅,13岁参军,28岁退伍,两次赴越南参战,复员后回乡创业,做过多种生意,包括化妆品、弱碱性电解水、环保分类垃圾桶、脱水蔬菜、KTV等。

做化妆品生意期间,他从对面书店了解到了太阳能光伏技术,并渐渐着迷上了。1998年,他成立了保定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利新能源”),开始进军光伏行业。

那时候,就连一线城市都没几个人知道“光伏”是什么,光伏教父施正荣也还没回国创业,苗连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启光伏事业的。

当时英利在化妆品生意上赚了不少钱,而且规模不算小,年营业额超过2亿元。这为公司前期运转提供了资金。1999年,英利新能源承接了国家第一个年产3兆瓦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及应用系统示范项目,填补了我国不能商业化生产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的空白。

有了这次突破,苗连生自信起来,开始想把新能源业务快速做大。

光伏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苗连生做化妆品赚到的钱是不够“烧”的,要想做大就必须去“傍大款”。

被苗连生看上的“大款”,是保定市最大国有上市公司之一的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保变”)。2002年,天威保变向英利新能源注资3650万元人民币,获得了49%的股份。

2004年,包括英利新能源在内的中国光伏企业迎来了一个春天。这一年8月份,德国政府更新了《可再生能源法》,对光伏发电大力补贴,使其在能源供应中的比重大幅上调并定下了时间表。2005年,该运动进一步扩散到丹麦、意大利、英国、西班牙等国,欧盟对光伏电池产生井喷式需求。英利新能源作为光伏电池及组件供应商便顺势崛起,很快跻身国际光伏巨头行列。

2007年6月8日,英利新能源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春风得意的苗连生出席敲钟仪式时拒绝打领带,理由是“不习惯”。这一年,51岁的他,以137.6亿元人民币资产,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河北首富”。

光伏业务井喷后,天威保变动了绝对控股英利新能源的心思。

在德国更新《可再生能源法》两个月后,苗连生决定投资4亿元启动二期工程,以建成包含铸锭、硅片、电池、组件在内的100兆瓦新产能。但英利当时没有这个财力,只能通过天威保变担保贷款。天威保变便趁机以156万元的低价,增持了英利新能源2%的股份,拥有了51%的绝对控股权。

伴随光伏业务高速成长,英利新能源的财务结构持续、快速改善,对天威保变的控制越来越难以忍受。2006年8月,英利在付出2500万元的代价后,夺回了一年半前失去的2%股份,此后还持续增持股份至74.01%。与此同时,苗连生还努力推动英利新能源赴美国上市,以获得廉价且自主的融资渠道。

英利新能源上市后,苗连生开始策划介入上游原料市场,2008年3月投建了六九硅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9亿美元,项目总投资126亿元人民币。

英利新能源是光伏制造企业,以多晶硅为电池原料,本来不涉足原料环节。但多晶硅的价格在光伏行业井喷式增长后,像坐了火箭一样飞升起来:从每公斤22美元涨到33美元,再涨到50美元、100美元、300美元,到2008年前后黑市价格一度涨到500美元。

形势逼迫着苗连生必须采取行动控制原料价格的上涨,而他之前的合作伙伴、交恶后的竞争对手——天威保变,在多晶硅大省四川频频出手,连续收购、入股、投建了多家多晶硅企业,从而刺激了苗连生展开行动的步伐。

令苗连生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六九硅业成立仅几个月后,美国次贷危机就爆发了,进而演变为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大危机之下,多晶硅的价格断崖式暴跌,下跌幅度堪称恐怖。2008年,多晶硅的价格是每公斤300美元;到2011年上半年,跌至每公斤60~80美元;到2012年,更是跌至每公斤12美元,持续至今且有微跌。

屋漏偏逢连夜雨。为了治理大气污染,保定市政府在2012年10月18日强制关停了六九硅业的多晶硅生产线。

摊上这样的大事,苗连生的心拔凉拔凉的。不过他是一个军人,不会轻易认输,很快便展开了自救行动。

第一招是价格战。2009年3月,英利新能源在投标当时国内最大的敦煌10兆瓦太阳能并网发电特许权示范项目中,报出了0.69元/千万时的吐血价格,当时行业的成本价是2元/千瓦时。此举旨在获得更大的市场占有率,英利新能源的目标是“全球出货量第一”,这一目标后来真的实现了。

第二招是赞助世界杯。英利在2010年和2014年分别赞助了南非世界杯和巴西世界杯,开创了行业先例。据报道,它仅在巴西世界杯上就花掉了7000万美元,折合约4.3亿元人民币。

媒体一般认为此举愚蠢,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到2013年年底,英利的负债率攀升至92.2%,高居行业榜首,其三年累计亏损也超过了82亿元。英利是一家上市公司,它要怎么向美国资本市场证明自己没问题呢?最直接、最快捷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去一个全世界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任性地花钱。

▲图注:英利巨资赞助2014巴西世界杯

不过,虚张声势只能起一时之效,不能扭转英利所陷入的现实困局。2015年年初,英利还交出了“全球出货量第一”的宝座,随后又爆出“关停工厂”以及“财报问题”新闻,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醒过来的投资者,慌慌张张地跑到纽交所抛盘。

2015年5月19日,英利股价单日暴跌37%,盘中一度跌至接近50%,收报于0.94美元/股,5月29日略微回升至1.01美元/股。

股灾后,英利集团于5月25日,组织召开题为“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生存”的全体员工大会。会上,苗连生将一切重大责任归咎于自己,承认犯了“战略性失误”,并恳请员工与他以决心突出重围,重回行业之巅。为了显示诚意,他当场宣布“已拿出个人的全部身家帮公司渡难关,与企业共进退”;高官们也纷纷表示愿意降薪甚至“零薪”。

▲图注:苗连生在英利股价暴跌后的员工大会上

此后几个月,英利新能源为应付到期的短期债务,频频出售电站资产,到2015年8月已经出手了54兆瓦电站项目。

尽管英利已经破釜沉舟,但市场并没有点赞的意思,其股价长期徘徊在1美元左右,有被迫退市的风险。为了避免退市,2015年12月28日,英利宣布采取“10并1”的并股方案。

然而这个方案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最终还得请出如来佛祖——银监会来压阵,以约制各方,免得局面失控。

接下来的大戏将如何演绎,苗连生和2.6万名英利人未来的命运如何,春节后应该会有答案。

可对于苗连生而言,这个春节不好过啊!

 

更多关于: 英利 汉能 尚德 李河君 的文章请点击!光伏家
  • 今日推荐
  • 周排行
  • 月排行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大事记 | 会员服务 | 邮件订阅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光能| 光伏家
索比光伏网
微信号:
solarbe20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