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热发电 » 正文

光热示范项目如何做好设备采购与供货

发表于:2017-01-09 14:37:18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2016年12月28日~30日,各关键设备供货方和示范项目业主方就设备采购与供货议题进行了对话探讨。中广核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合同商务经理吴永琼主持本轮对话。

受邀参加本轮对话的嘉宾有:

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投资有限公司CEO马云青

上海晶电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煜达

东方汽轮机工业透平事业部副总经理范小平

汇银集团总经理康曼

青海盐湖硝酸盐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军

浙江大明玻璃有限公司CSP事业部总经理王朝阳

苏州首诺导热油有限公司市场经理张睿岚

艾联科西流体系统有限公司中国区销售总监魏明

下面刊出的是对话的主要内容:(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难免存在纰漏,仅供参考)

吴永琼:感谢有机会主持光热项目设备采购和供货的小组讨论,从昨天到今天议题中,大家对光热项目的各个环节都有所提及,从政策规划、项目开发和建设模式、技术中出现的问题以及投资的问题讨论得非常激烈。这些讨论从宏观政策到非常细节的设计问题再到建设问题都有所涉及,在这个环节希望大家共同探讨一下光热项目的设备采购与供货问题。

光热发电系统比较复杂,产业链非常长,涉及到的行业有发电行业以及化工行业等,首批20个示范项目都要求2018年底实现并网发电,那么这要求所有的设备都会在2018年前供货。从今年20个项目的采购规划来看,各个项目都已开始招标,有的业主已经开始设计、中评等,所有的工作开展以后,要在2017年开始设备采购,并在2017年底到2018年初这一时间段内到货,20个项目同时开工将对设备和材料要求压力会很大。

从采购来讲,前期采购规划一定要做好,请问马老师,您作为业主,对项目采购计划合理安排有什么看法?

马云青:采购有两个方面,有些设备制造周期比较长,其中比较明显的是汽轮机和发电机,还有换热器,这都是比较大的设备。第二部分采购量比较大,比如槽式的扭矩管,50兆瓦项目每一个单元是100米,整个50兆瓦项目需要一万根扭矩管,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调查研究后发现,国内做这个部件做得最好的可以加工12米长,那么一天只能做两根,一天做两根的话要做五千天!一期需要一万根,那就无法搞了。另外悬臂要有几十万个悬臂,而且要求也比较高,这是量大的方面。第三是量也比较大,同时要求很精密,例如旋转接头、软管,但是国内研究比较少。第四种是跟熔盐紧密相关的压力计、流量计等等都是国内目前少见,我很少在展览会上看到。再说玻璃制造商,我们50兆瓦的项目,需要玻璃40多万片,加工镀银等工作量很大,所以在这件事上要是能够组织国内的行业做起来,就是一个最大的商机。

第二点,要有专门部门对这些设备的投入或者对这些设备的质量进行严格监督,一个投资这么大的项目,如果在哪个小的环节上出问题,那么一定会出现很多问题,意大利是旋转接头上出了问题,全部重新换掉,影响非常大。所以采购是非常重要的,像集热管的生产,应先拿出来成套的数据,数据怎么做的,怎么考验和检查的、谁鉴定的,这件事要讲清楚,因为是关键部件嘛。

国家的质量监督部门的作为,机械制造厂的生产能力和负责任的态度是采购比较关注的方面。

吴永琼:谢谢马老师,广核的项目是2014年启动了招标采购的工作,项目2013年开始做,采购工作在2014年经过了多轮讨论以及内外部的沟通后,才确定了目前的方式(包括采购计划)。大家也提到广核的OE+分岛EPC的建设模式,这也是经过很多次的讨论才定下来的,虽然不一定非常有优势,也只能是有优势也有劣势,做到目前的状态觉得对我们考验非常大。目前来讲采购的工作基本上完成了,但是启动比较早稍微占一些优势,它不会集中在20个项目获批了且大家都启动采购招标工作的时候同时开展,所以供货会比大家早一些,但是这个工作还是需要做提前的采购计划,这里我想请陈总分享一下您的看法。

陈煜达:我发觉有很多朋友认为对业主来说,或者对技术集成商来说时间挺宽裕的,还在慢慢等,其实没有时间了,如果确实想要卖东西或者是确实要成为供应商,元旦期间就可以马上拿出方案来。从集成商角度来说,时间已经很紧张了,我可以把我们的项目分成三个部分,第一是常规岛,1月15日就要出招标书,具体的操作是由常规岛EPC来操作;第二是镜场,我们这次的储热时间比较长,动静也比较大,接近四千小时的发电量,整个项目大概占地五万多平方米。现在钢价相对于去年涨价了,而且涨得很多。很多部件很不起眼,但都是以百万为单位来算的,供货期大概在一年左右,以我们的定日镜装配期225天来算,在225天生产期内,我们平均每天生产300个定日镜并且安装到位。作为集成商,我们的计划都已经做出来了,但是现在有很多的供应计划要最后敲定,也就是说先期的技术交流已经做了,接下来就是执行。

其实,我们也面临着原材料持续上涨的问题,钢价的变动对定日镜的厂商和项目的集成商和业主都是风险,大家可以算一下,五万吨钢材,每一吨钢材涨价一千块钱的话影响是多么大。我们会尽快把这部分的规模敲定,希望跟供应商来确定具体的操作模式,到底是长期合同还是短期合同,到底要不要绑定钢价,这是镜场这块需要注意的。

热岛,我们将其分两块,一块叫仪控,包括阀门和所有仪电;第二块是钢,我们把钢材和施工放在一起,这样可以减少供应链管理,相对来说供应链管理在这么大规模和供应量上,供应链的管理是非常繁重的工作,我们也希望把这块关于技术交流和供应商大名单确定下来,能够尽量做到位,虽然我们的热工是从2017年下半年才开始,但是把工作做早一些也可以让供应链的管理工作简单一些。

吴永琼:我们在招标过程中很多大型的大家比较关注的设备,比如反射镜、集热管等等也需要考虑供货周期长,我们也拿关键的设备进行招标,比如汽轮机和换热器我们是拿出来自己招标的,我们发现有些东西是前期根本无法考虑到的,有些阀门、仪控仪表实际上供货周期也比较长,但是我们最开始规划的时候没考虑到,这也提醒大家,有些设备我们觉得两三个月就可以及时安装到现场或者有些设备是现货马上签合同可能第二天就可以供货,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目前的情况下要有采购计划,示范项目有很多是央企,作为央企是要去招标的,涉及工程建设项目,所有的东西都要进行招标,如果是招标又涉及到对采购方、供应商以及投标人资格进行设定,那么评标的原则,大家是怎么设定的呢?对于评标的原则,供应商是如何看的呢?希望范总分享一下您的看法。

范小平:东方汽轮机隶属于东方电器集团,2007年十万等级和十万等级以下的汽轮机,包括太阳能发电、垃圾发电所有的驱动都归入我们事业部运行,这种模式也是为了迎合小吉瓦快速反应而形成的体制。刚才说到招标,对我们企业来说,自己的产品肯定也是招标的,对外边的也应标,对央企来说是一整套的流程,不管大家有意见还是没意见,不管是否愿意,肯定是一套标准的流程,这几年招标时间上是比较长,大家都觉得周期长,会让人感觉很难受。

再说一点,对光热所用的汽轮机来说,昨天很多嘉宾也说了,光热汽轮机有它的特点,比如每天启停、快速启停,长期的低负荷运行,还有一点就是,光热汽轮机要把经济性提到很高的高度,基本上大家对经济性的要求已经等同于对百万、超临界定日镜的要求,这块的要求提出来,既要求很高的经济性还要求很高的安全可靠性,对整个周期存在比较大的挑战,刚才陈总也说到2018年底要投入运行,电场调试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包括汽轮机设计还存在比较长的周期。因为示范项目现在很难找到比较成熟的机器,能够把所有的项目都涵盖进去。我们遇到的比较好的是在前期德令哈5万的项目采用的汽轮机。前几年,我们在对光热汽轮机的经济性研究,包括运行模式和设计上以及快速启停方面,进行了很多的技术储备,包括两班次运行的汽轮机联合循环的设计经验。

在光热汽轮机这块,20个示范项目中,目前我看到的参数都是载热汽轮机,这是普遍的技术,但是对于5万等级的汽轮机,我们这方面技术的储备非常好,到10月份有70台小的载热汽轮机,5到10万等级已经投入运行。汽轮机这块,我们的技术储备是成熟的,但是就20个示范项目来说,每个示范项目对汽轮机的参数、要求以及条件都有一些区别,需要整合在一起,考虑汽轮机的设计周期,如果再考虑大型铸造件的采购周期,现在又有密集的情况,整个时间是非常紧张的。

我们也希望业主单位和总包方,能够尽快把参数这块确定下来,回去启动汽轮机招标流程。如果这块时间拖得越久,大家对汽轮机供货周期就会有所压缩。汽轮机从设计到交货要有保障的时期,还要进行总装和试车,多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做出来的产品和品质就会好一些,因为产品的品质最后必须要得到保证,我们不希望把时间压缩得非常紧张。可能大家会觉得制造商的时间长,我们压一个月算一个月,现在这方面是很头痛的问题,毕竟为示范项目供货,我们也希望把最好的产品拿出来交给大家,而示范项目成功了后面才能取得更多的市场,谢谢大家!

吴永琼:我们既然要求2018年发电,所有的设备集中在2017年采购,在2017年底2018年初供货,供应商如何安排采购计划,如何保证供货的质量呢?是不是也有相对应的措施呢?

康曼:我们公司是生产高温集热管,公司目前是中国规模最大的一个集热管制造商,已经拥有300兆瓦的国际案例。对于目前20个示范项目,我刚刚在上台前计算了一下,有七个槽式、四个菲涅尔式,它们都对集热管有需求。一个项目需要2700支,总共需求三万支,如果去掉中广核项目27万支的需求,目前国内的厂家加起来产能都不够。集热管的产品存在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供货周期长,这指的是如果一个厂家同时承担四五个项目,产能为十万支,不可能停下来只给你供货,因为它要同时供货,所以我们建议EPC业主要早点做这个方面的打算,如果集热管已经定下来规格,那么一定要早一些动手;第二个特点是资金密集型,我假设一下,一个项目的集热管需要的资金大概在1.5亿左右,如果一个厂家同时承担四到五个项目,对他来说资金压力是还是蛮大的,同时解决这方面的资金,特别是电力行业付款方式不是特别好,所以企业要承担资金压力;第三个特点是集热管全部是非标的,比如天津光热是熔盐管,还有其他的项目是油管,菲涅尔又不一样,所以它是非标定制的。有些人说你可以提前做库存,但是集热管都是非标的,无法做库存。刚刚有一位老总提到,钢材在过去两个月中已经涨了将近17%,集热管最大的成本就是钢材,就是不锈钢,所以早些采购,早些把集热管这块确认下来。

另外,业主一定要准备好存放集热管的库房。因为,集热管生产出来就得陆续运到场地,如果没有很好的存放,产品可能就会受到质量上的影响。

汇银集团给国外很多项目供货了,我们在这方面有一定的经验。2013年,我们花五个月的时间为阿海珐120兆瓦的项目提供产品,产能对我们来说,每年十万支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大家要早些动手。我们公司在制造环节有自己的质量控制以及物理和化学实验室,在座的EPC和业主都去我们企业考察过,我们公司制造集热管有将近30多年的历史,董事长是Solel的创始人,Solel这家公司供应美国加利福尼亚SEGS1到9所有的集热管,我们公司的集热管技术是Solel的原班人马,所以技术上不成问题。我们公司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使用我们产品且已经运行的项目时间最长的已达六年,我们也一直在给国外项目供货,谢谢大家!

吴永琼:昨天和青海盐湖也沟通过,也希望张总分享一下您在这块的看法。

张海军:谢谢主办方,现在最集中的问题,这么大的购货量,包括供货周期又非常的集中,而且有个尖锐的话题,要求生产厂商是否可以垫资生产,其实有库存,我们都在垫资生产,只不过这么大的量,企业承担不起资金压力,这个问题摆在面前,我们肯定要解决。比如有些企业资金好的话可以50%,我们也垫资,生产厂也垫资,需求方也垫资,假如说10%或者是30%,有些企业资金比较紧张的,甚至50%都可以,有可能10%或者是5%可以撬动100%所需要的货,这样可以保证生产厂现金的流动并解决资金的压力。

我们主要是做熔盐的,硝酸钾、硝酸钠是危化品,危化品按照国家要求必须拿危化品车辆来运输,现在对货物的装载量是3吨左右,这是很大的瓶颈。熔盐罐装集中在几个月时间里,要把危化品全部运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想是不是需求方可以在现场设置简单的库房,当然这要和当地的政府和安监部门进行沟通,看看能存放多少。因为化盐是不能停的,一旦化起来货必须要跟得上,这样来解决短板,再解决物流的问题,让它能够连续起来。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会造成灶台也买好了、锅也买了,最后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进来的尴尬局面。

我们是盐湖股份控股的子公司,我们主要做硝酸钾、硝酸钠,产能都是20万吨,针对熔盐我们开发了新工艺,因为熔盐最难做的是没有标准,对工业级的硝酸钾和硝酸钠是有标准的,对于一些组份的要求比较的苛刻,硝酸钾是通过氢氧化钾来做的,氢氧化钾是通过弱化钾电解过滤的方式,基本上过滤完了在0.008、0.009,它的钠离子过滤不了,留下的钠离子以氢氧化钠的形式存在,和酸反应的时候变成硝酸钠,虽然硝酸钾的组份是98%左右,但是其他的都是硝酸钠,剩下的镁离子、氢氧根离子也是没有的、钙离子也没有,氯离子是1.PPM以下,这是针对熔盐开发的工艺。硝酸钠是通过纯碱来转换把指标做的非常低。我们联合股份公司是全国最大的氯化钾生产厂商,原来有500万氯化钾保障,纯碱有120万纯碱,有50万吨合成氨。我们有地域优势,距离青海离德令哈260公里、离敦煌是500公里,但是物流问题也是制约因素,因为时间点限制得比较苛刻,2018年的12月31日必须要上网发电,所以调试期和罐装期都非常的集中,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和专家做出慎重的思考,谢谢大家!

吴永琼:张总把供应商垫资和供应链物流的问题都回答了,特别是物流问题,是目前大家正在挠头的事情,导热油和熔盐都是量比较大,而且又都是危化品,国家又对限载要求越来越严,怎么办呢?作为供应商怎么样来应对,怎么样来满足项目的需求,这其实是对供应商很大的挑战,对业主来说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我希望把德令哈项目碰到的问题给大家提出来,这些问题是在当初招标采购的时候没有考虑到的,毕竟作为业主觉得这个什么需求只要把合同定下来,什么时候就建厂,我们也应该从供应商角度去进行考虑,第一他们的能力有没有,第二量能不能按照我们的要求去,我们虽然是提出了要求,最后他们达不到我们的要求的话,会对项目造成的影响,又如何挽回影响呢?我们的目的是实现项目正常发电、工期可以正常结束,我想提醒大家,这些问题都是事实存在的,不能把这些问题都推给供应商,让他们承担所有的风险,业主也要考虑到。

我想到的几个问题大家也提到了,希望浙江大明的王总分享一下您的看法。

王朝阳:很感谢主办方提供这个机会让大家进行交流。我是大明玻璃的,主要是生产反射镜,首航昨天10兆瓦反射镜全部是我们独家供应的,下午要去看的兰州大成项目采用的反射镜,包括在盐湖的项目也是我们供应的。昨天回答了熔盐的问题,提到了供应商如果来不及或者可以备一些库存,我之前想管子是不是也是标准的,可以配备库存,刚才几位嘉宾的交流提到很多产品都不是非标的,这对我们来讲、对业主来讲是很大的挑战,如果真的想在2018年底能够让项目顺利并网发电的话,我觉得很多的设备或者材料现在必须得跟供应商进行密切或者实质性的接洽,否则肯定是来不及的。举个例子,反射镜槽式有些相对标准,比如RP3、RP4,但是也会有不同的设计,对于塔式来说,这次示范项目塔式最多,塔式和菲涅尔用的都是平面镜,每家对于平面镜的设计都不一样,规格大小都不同,我们根本不可能提前备库存,只能是接到订单,拿到预付款才会采购相应的玻璃,我的下游原材料供应商也需要比较长的周期安排生产。

一个订单下订单到开始交货,对我们来讲,可能需要三到四个月的时间,这还不考虑我会有其他的订单,我觉得时间挺紧张的,特别是对于批量比较大、对精度和使用寿命各个方面要求比较高的产品,还是要提前去做准备的,因为可能很多产品不是大家想象的想用的时候随时可以去市场上买,因为毕竟光热电站是个系统性的投资又这么大工程,我觉得对一些关键材料和设备采购最好不要太随意。

我们公司90年代初一直做镜子,是做镜子起家的,最开始是民用镜,后来2006、2007年进入光热领域,起初我们觉得一块镜板挺容易的,没那么复杂。当时,我们也经常交流,对做定日镜和镜场是雄心勃勃的,等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才发现光热行业太深,很多事情不是想象得这么简单的,包括反射镜,小小的一片镜子做起来并不容易,因为要用20年,要保证效果等等。后来,越做胆子越小,后来干脆只做反射镜,这么多年一直专注反射镜的生产,此前国内没有项目,最早商业化订单是在海外,海外有些业主或者是EPC采购产品的时候,最快的一个项目,人家花了三年时间对我们的产品进行验证,就此我觉得大家也不要因为明年的采购周期很紧张,就随意的找一些自认为他说可以生产就把订单下给他,这样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尤其是定日镜和集热管,一旦装上去可能过一年不会出问题,但是三四年出问题就是批量化的问题而不是单片的问题,这样对于整个电站是灾难性的影响,我提醒大家真的打算时间节点完成这个项目的话,必须要速度快,要积极地去实施采购计划和方案,同时也不要轻易地因为时间的问题或者供应来不及的问题去找一些没有资质或者没有经过验证的一些供应商,这是我的几个观点,谢谢!

吴永琼:大家对2018年底发电这个时间都有紧迫感,因为广核的项目是2014年启动了采购工作,在今年的8月份签订了太阳岛的合同,我们也只能尽量保证在2017年底完工,发电不一定保证在2017年底,从广核的经验来看采购真的需要尽早的启动,我们的采购工作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当中有一些反反复复的问题,包括对供应商条件的设定,比较原则的设定跟供应商来来回回进行了多轮的沟通,最后才成为现在的一种状态。这也是大家都提到的问题,希望大家尽早启动采购工作,才有时间去看供应商生产的组织能力、质量管控能力,是不是符合能力要求,前期的评标需要和供应商沟通,签了合同以后更需要从投资方的角度看看他们如何保证设备和材料的保证,只有保证设备和材料供货的时间,才可以满足工期的要求、满足发电的要求。大家都提到能不能达到设计发电量的值,不光是从整个系统的设计,对设备和材料供应质量要求也非常高,下面希望张总分享一下,苏州首诺作为德令哈项目导热油的供应商,而导热油是危化品又是液体,你们对运输上是如何考虑的,包括运输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其他措施来保证它的纯度?

张睿岚: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合成导热油供应商,除中国外,我们为国外其他的一大半的CSP项目供应产品,包括2017年山东电建在摩洛哥Noor2项目。2017年第二季度我们会开始供货,供应量是一万多吨,虽然这个量跟中广核的量比起来是大一些,但是我发现供货周期比中广核的周期还要短一些,这说明中国的市场情况和国外市场情况存在一定的差距。

我们在做中广核项目的时候,在投标阶段,我们的销售团队、技术团队包括国外的技术团队,以及供应链所有的人,都召集在一起,甚至国外的人专门飞到中国一起来研究中广核的标书,因此这段时间我没有在天亮前走出过办公室,所以供货这块每个环节都有很专业的同事来负责,比如说在要求进口的导热油方面,进口的海运是由国外的同事负责,保证运输的时间安排,以及运输的质量把控。

进入到国内,由国内的工厂来把关,整体的运输质量包括品质控制以及最后的细节处理。11月份,我们同事已经去德令哈考察过,关于后期的整体发货一条线已经考察过了,这个过程中考虑过全部的问题,在选择运输方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在考虑当中。

吴永琼:非常感谢对我们的支持,确实做了很多的工作,从投标一直到现在,包括昨天都还在对这个问题进行持续的沟通。

张睿岚:我也看到了,这次问题包含供应商整个在集中供货过程中保证工作的计划和品质的把控。导热油是一种化学物质,这种化学物质大家非常的熟悉和了解的,因为其他工业用途上也会用到导热油,但是这并不是很简单的问题,首先在光热上需求量是非常大的,不论是任何一家供应厂商都不是一个批次,如何来保证所有批次的货的质量都是稳定且可靠的,这也是很大的挑战。特别是现在,第一批示范项目的周期是非常紧张的,所以在这个方面,工期过赶出现质量问题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并不存在。我们之前供货超过了一万吨,都可以保证它的品质,其他项目上是没问题的。

吴永琼:谢谢,我想把一个问题单独拿出来问一下艾联科西的魏总,集中供应的时候,供应商如何来安排生产计划?怎么样能够保证供应?特别是质量控制这块是怎么来做呢?

魏明:谢谢主办方,我们公司在中国的名称是艾联科西,属于外商独资企业,总部在比利时,公司名称是费亚泰克莱茵泵,老一辈的工程师会常听到莱茵泵,一百多年来我们一直保留着这个公司名称。我们公司熔盐泵做了50多年,涉及到光热有20几年的历史,专门做特种泵的全球的厂家并不多,我们属于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

涉及到生产的问题,在生产计划和质量控制方面相信德国工厂控制各方面做得非常好,有一点德国人做事是相对死板的,尤其是在加工各方面是一步一步,不会因为交货期缩短,他就进行很快的质量抽检,因此各方面做得非常到位,对每一个零部件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在生产组装测试方面,最早的时候由于熔盐泵最长可以深入到液面以下20米,我们最好的供货业绩到现在是18米。最早的在工厂里测试这种泵只是测试水利和过滤部件,测完以后再组装起来运输到现场,鉴于中国的市场目前所有的设备全是进口的,这么长的长度只能在工厂组装完毕、测试完毕,拆开再进行运输,运到中国的客户现场,现场组装完毕再装到罐体上去,整个生产环节相对来说比较长比较复杂。涉及到测试在现场,因此很多只能是通过水在工厂测试再到现场去做熔盐测试,时间周期是非常长的,质量方面,国外有把控质量,到现场以后也是在德国的技术专家在现场指导,谢谢!

吴永琼:谢谢魏总,下面留给大家提一些问题。

新疆硝石钾肥代表:我们是主要生产盐的,也有幸成为中广核和首航的供应商,我最关心的问题张总也提到了,运输、仓储和提前备货,尤其是仓储,硝酸钠、硝酸钾200吨就是重大的危险源,如果没有周边的危险品仓库也就比较麻烦,要不然几万吨的产品没地方放,我们也位于西北地区,西北和内部比起来差远了,这是给首航供货的时候明显感受到的,所以要提前备货。

还有一个问题也请各位业主和供货方研究熔盐标准的时候,现在没有标准,整个工业优等品都不适用,因为熔盐的指标尤其是钠离子,传统工业没有明确的要求,我希望各位业主和需求方多注意,我们接到很多订单是询价的,每家标准不一样,这是需要考虑的,比如高氯酸盐离子,在美国是考虑到土壤污染,我们国内针对热熔盐行业是相对密闭的装置所以不存在污染问题,这个问题专家和需求方要考虑一下。

吴永琼:请马老师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下回应。

马云青:我们在考虑熔盐的时候有两种情况,第一是油做导热体,380度或者是400度以下要求比较低一些,但是对于高温熔盐包括塔式和槽式光热熔盐,在550度下运行可能对要求会不一样了,硝酸镁和硝酸钾也是,氯离子和酸根对整个设备是有危害的,高温情况下一定要搞清楚,我跟有关专家讨论的时候,希望在做这些工作的时候,在做强化实验的时候把各种材料都放在罐子里,550度情况下运行,这个标准是一定要定的,我们所遇到的问题就是硝酸镁只要一分解就不行了,油其实还好。尤其是塔式,是非常麻烦的事。我们是搞槽式的,管道太高太长也是问题。这个问题一定要有标准,我们购买智利的盐,但是它的盐来到我们这里还是有问题的。

顺便指出一件事,跟孙院长反复交流是关于发电机的问题,其实是提醒我们,作为业主来说要跟专家和专业单位交流,将来汽轮机的设计和供货商之间的互动,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在这件事上只拿几个指标来达到这样的情况是不行的。我也是广核来的,我在广核做采购从1986年做起,我们中国人写环调时文章所用纸张厚度有30公分,法国人写出来厚度是1.2米多,人家写得非常细,所以设备到货之后没有任何争论。什么是评标的标准,就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达到了就可以了,要是达不到这个标准根本不能参加,什么性价比对于这种高科技、高技术的东西没什么好商量的,而且如果用的非常简单的方式去买东西,大家都可以说我达到了,开始告诉你周期多长、什么材料、怎么做的化验、扭矩多长乱七八糟都讲了。现在看来我们国家如果真正地要走向一个制造大国,还是设计制造大国,恐怕需要去呼吁标准问题,这也确确实实是一件大事。我们国家现在示范项目把所有的问题都压在业主的身上,没有一个问题是压给制造商和供货商的,2018年能够投产,你没有投产就没有这个电价,你说怎么办?50兆槽式项目,只是调试至少需要6个月,还剩18个月,你说怎么办?所以从这些问题来看,我觉得在采购的问题上,广核采购做了很多好事情,包括山东都是很好地把外国的东西吸收进来然后壮大了。

吴永琼:这个环节的讨论以广核的一句文化来收尾,不管项目工期多么紧张、采购周期多么紧张,还是要保证安全第一、质量第一,谢谢大家!感谢台上嘉宾的分享,时间确实很紧张,孙院长说了,我们首先还是要保证设备的质量,进而保证工程的质量。

此前我们也和专家讨论过,现实的情况是,2018年底示范项目投入运行对所有的同仁都是压力非常大的,我想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还是要尊重建设项目的规律,保证项目是成功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只是追求2018年建成投运,即便是拿到电价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们一定要把工程安全和质量放在首位,进而才是赶进度和时间。

FR: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今日推荐
  • 周排行
  • 月排行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大事记 | 会员服务 | 邮件订阅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光能
索比光伏网
微信号:
solarbe20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