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经销商联盟
韩华
张国宝:国家能源局挑事作梗反对特高压
发表于:2018-10-15 08:35:08
来源:华夏能源网

在当下,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资本市场,纷纷进入寒冬。在寒冬中,政府不懈地在努力拉动经济活力和投资需求。其中,重大公共领域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是政府投资的首选。在此背景下,特高压电网建设,有望大规模开展。随之,特高压发展与否问题,也成为了社会各方的讨论焦点。

早在2004年,特高压电网构想登上历史舞台。从此,特高压技术的发展,一直与争议相伴。从最初对特高压输电安全性、经济性的质疑,到聚焦于特高压交流、直流优劣之辩,持续近十年。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先生,于2014年年底(12.29日)在国家电网报上发表口述文章,再次表示支持交流特高压工程,希望大家理性争论交流特高压工程问题。以下文章标题为编辑自拟。

张国宝:全国就6人反对特高压,国家能源局故意挑事作梗

比如能源局电力司就有人找江苏省,要他们表态反对建特高压,否则就不批,这就有点意气用事了。我知道这个情况后还把电力司的负责人叫到我办公室,问他们是否有这种事。

改革开放初期,我在国家计划委员会机械电子局工作,当时中国刚把国门打开,正是技术装备的引进热潮。那时发达国家对我们的戒心也不像现在这么大,因为我们很多技术和人家差距很大,几乎每行每业都需要引进技术。其中,输变电线路技术也是引进的重点之一,从变压器、开关到各种的断路器、避雷器都引进,而且引进了不止一家的技术、装备。像变压器有ABB的,有西门子的;开关也有好多家,有法国的,日本的,很多国家的。

开始时遇到很多问题,像变压器漏油,现在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那时候很普遍。那时平顶山高压开关厂研发六氟化硫开关,还发生过爆炸。这些事都发生过,那时国门刚打开,输变电技术和国外差距非常大。

那时全国电网基本不互联,东北、西北、华东、华中、南方几大区基本互不相联,即便在这几大区里面,电网也不互联。当年华中电网和川渝电网是不相联的,后来建设了从三峡到万县的“三万线”,才算把川渝和华东联起来,川渝和华中变成了同步电网就是靠“三万线”。比较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就更分散了。像新疆就分了好多电网,互相不联,以后慢慢把南疆和北疆联起来,然后把乌鲁木齐和阿勒泰地区、伊犁地区联起来,这时新疆才成为一个统一的电网。

改革开放初期,两大瓶颈影响经济发展,一个是交通,一个是能源,拉闸限电那时是普遍现象,我们急着要把电搞上去。经济的快速发展对输变电线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把原来分散孤立的电网联成一个大的电网,这样可以相互补充调剂。但在当时,输变电线路的建设跟不上。当时流传一句话,“重发、轻供、不管用”。对发电大家很重视,建电厂积极性都很高,对输变电重视不够,而对用户侧管得更少。所以,当时发电增长很快,但输变电没有能够及时跟上。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引进了电压等级为500千伏的输变电技术,在这之前,西北地区的最高电压等级是330千伏,多数地方是220千伏,再小就是110千伏。500千伏是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引进建设的,第一条±5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是葛洲坝(600068,股吧)到上海的葛沪线,从葛洲坝往华东送电。那时我在计委也参与了这条线路的引进建设。因为这条线路是全套引进BBC公司(后与阿西亚公司合并成了ABB公司)的技术设备。

到了后来,西北电网的电压等级要提高到750千伏,因为330千伏不够了。那时电力部还没有撤销,电力部科技司司长张晓鲁来找我说要上750千伏,我当时就说现在要上750千伏,将来又要上1000千伏了。如今,我国装机容量和发电量都迅速增加,现在一个华东电网的电量也比当年全国的大好几倍,不能同日而语,从量变到质变了。

由于中国的能源资源分布非常不均衡,能源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北部,东部和南部无论是水力资源,还是煤炭资源都相对缺乏。西部和北部的资源如何送到东部和南部去,这是我们国家始终面临的问题,这是中国国情决定的。同时,输电线路越来越多,输电通道也是宝贵的资源,要精打细算,尽量少占输电通道。为了保证今后的供电更加稳定、可靠、安全,我们应该选择输电容量更大、长距离送电线损小的输电技术。

我为什么支持特高压

既然说这是数万科技工作者经过数年的努力提炼出来的,是集体智慧的结晶,难道提炼错了,不应该搞怎么写进去了?如果要责怪特高压没有经过充分论证,那首先就是科技中长期规划没有经过充分论证。

说起特高压,现在对国家电网公司搞特高压有些非议,成了敏感话题,包括对我们这些支持搞特高压的人也有非议。其实,第一次把特高压技术写入国家文件的,不是国家发改委,而是国务院文件《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为什么要搞这个规划?解放后搞过一次科技发展规划,是在周恩来总理主持下搞的,大家认为那次规划对中国的科技发展起了很大作用,包括“两弹一星”等,都是在那时科技发展规划的指引下取得的成绩。

所以到了新的历史阶段,我们要搞一个新的科技发展规划。这个《纲要》的形成,据说是全国几万科技工作者经过数年努力得到共识,并提炼出来的。这其中就把特高压写进去了。纲要中对特高压的定义就是±800千伏直流和1000千伏交流,文件把特高压列为国家要重点扶持的20项科技发展项目之一。

严格意义上讲,无论是发改委也好,还是电力部门也好,都是《纲要》的执行者。后来有人争论直流还可以,但不应该搞交流;还有人说《纲要》里没有说电压等级是多少,没有指出来特高压,后来我翻了一下,里边是写清楚了的,直流是±800千伏,交流是1000千伏。应该说我们这些部门和企业都是贯彻科技中长期规划。假如说不应该搞特高压,那也只能说是那个文件搞错了。为什么这么说?既然说这是数万科技工作者经过数年的努力提炼出来的,是集体智慧的结晶,难道提炼错了,不应该搞怎么写进去了?如果要责怪特高压没有经过充分论证,那首先就是科技中长期规划没有经过充分论证。我认为发展特高压还是多数科技工作者得到的共识。

国家电网公司主张要发展更高电压等级,是因为随着经济发展,装机容量越来越大,输送距离越来越长。我国远距离输电一直在增加,特别是西电东送以后。今后还会增加,因为在东部沿海,除核电站外,建设大型火电和水电的机会不多,所以需要大规模远距离输电。而且现在多地受雾霾的干扰,思想也在转变,过去强调在本地建电厂的思想开始弱化了,很多地方接受从外面来的电。比如江苏,在制定新的五年规划时,考虑更多地使用外来电,而不是强调一定要在自己的地方建电厂。所以,应集中建设大型煤电基地、水电基地、核电基地,比如锡林浩特褐煤很多,完全可以建立大型煤电基地,然后通过特高压把电送出来。

我为什么很支持特高压,就我个人经历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二滩弃水”。当时二滩水电站建成后曾是中国最大的水电站,建好后正好赶上中国经济低谷期,二滩的电没人要。我负责主持分电,但也很勉强。因为当时联接川渝的输电线路还没建,只能在四川范围内消纳,那个时候经济低迷,大家都不要。当时把二滩的电分成几档,其中一种是计划内的电,我记得好像连3毛钱都不到,两毛多一度电。在这个电量以外再发的电,叫计划外电量,只有3分钱一度,当时我们说这连磨损费都不够。

华夏能源网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阳光电源
特变电工
炜业通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电话: 010-68000822,68027865,68000906 欢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紧急或投诉:13811582057, 13811958157
京ICP备10028102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证120154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远洋国际C座2204室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