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伏访谈 » 正文

马高祥:领跑者的三驾马车是什么

发表于:2016-07-11 15:15:32 来源:索比光伏网

受访者:马高祥 中国电建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光电研究所所长

西勘院光伏发电业务分为三大部分:一是勘察设计业务,二是EPC 业务,三是投资业务,目前光伏电站持有量100MW。

大同领跑者计划由能源局领头,水规总院具体去操作,西勘院作为总院系统中的设计院,更了解领跑者项目的设计理念,在招标过程中能够与业主做更深层次的对接,于此,西勘院受到了三峡新能源与中节能的分外青睐。

中国电建集团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光电设计院光资源与总图所所长马高祥说:“能源局出台能效领跑者计划后,光伏领跑者计划就一直在业内讨论,能源局也出了征求意见稿。但针对光伏的领跑者计划,应该是能源局的194 号文件。”(马高祥提及的194 号文全名是《国家能源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认监委关于促进先进光伏技术产品应用和产业升级的意见》国能新能【2015】194 号,于2015 年6 月1 日发布。)“这是国家第一次正式提到了领跑者计划。”马高祥道,“但对我们做领跑者项目的企业来说,领跑者应该分有几个阶段,首先是通过一个示范性的项目为领跑者上游先进的产能或先进技术提供切入点,然后推广。”但马高祥认为国家要的是领跑者项目,而不只是一个计划,或者只是针对光伏产品提出的领跑者概念。

“领跑者计划中明确要求光伏组件和逆变器的水准都高于常规水平,但不是说用了符合领跑者规定的设备,整个项目就能称之为领跑者项目,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马高祥认为企业在完成领跑者项目时,上游产品性能的先进性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需要整体推动。

“比如说现在中标的投资主体,需要考量它的资质、业绩包括诚信度,同时国家对后续的检测、验收都要有一个很完备的体系。”相比设备领跑的概念,马高祥更愿意称之为“领跑者工程”。“领跑者设备到领跑者工程是有一段距离的。上游的组件、逆变器,甚至整个产业系统,从切片到工艺、集成,如果设计不在前面领跑,没有先进领跑设计理念,整体的工程或项目,就不能在完全意义上称作领跑者项目。国家在做领跑者这个事情上高瞻远瞩,现在强调设备领跑是一个必经之路,但我们不能把眼光只局限于设备上。建设环节、施工环节、采购环节等每一环如果不是采用领跑这种高标准系统集成的理念来做电站,做出来的电站就只能是简单的用好设备堆砌出来的东西。领跑者项目应是一个闭环操作的过程。”

马高祥以华为的智能光伏解决方案举例:“华为的智能解决方案有它独特的优势,所以他们在这个领域有很好的发挥。但即使是这样,也需把这部分同光伏电站整体进行有积极结合,不可能只靠逆变器就可以将高效与智能接入到整个电站体系中。”马高祥认为智能逆变器的出现为整个光伏电站的框架体系做了很好的支撑。“以华为为代表的智能光伏逆变器提供了一个平台,光伏电站其它部分在这个平台上变成触角,有很多发散性的东西,最终整合出来的电站才可以称之为智能电站。华为提供的就是这样一个环,未来还会不断的延伸。”马高祥还希望各组件、逆变器厂家能够彼此之间形成共识,在架构上开放兼容。“就像安卓手机的充电接口一样。”他补充说道。领跑者有三个理念,一是设备领跑,二是设计领跑,三是体系领跑,这三个“领跑”构成了领跑者的三驾马车。

领跑者项目是如何杜绝低价中标的

“低价中标”既是推动中国光伏朝着平价上网快速发展的力量之一,也是很多光伏企业遭遇危机,破产倒闭、造成资源浪费的原罪。但在领跑者项目中,低价中标的现象不是很突出,价格因素在众多考评标准中排名较为靠后。

“领跑者基地在招商的时候对设计、施工、建设管理和后评估等环节,都有相应的资质和业绩要求,所以在门槛上已_经剔除了一部分不合理的低价,落后企业根本就没有参与权。”

马高祥说,“如果领跑者里面有低价中标,不光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更是对业主不负责任。”西勘院也在做领跑者的项目验收准备,所以对管控体系有深入了解。由于规定了关键部件的转换效率和电站整体81% 的效率,且一年以后就要对电站进行综合验收。如此,一方面在短时间内高效零部件供货出现紧缺,另一方面国家对项目质量的检验把控,两者交互作用,很好的解决了“低价中标”这个问题。“我们每一环评定的级别都是非常严格的。比如说有企业认为分到的土地资源不好,但其实评估机构在那里都有现场测量的资源情况,再结合国家对于这次基地招商的指标要求,以及针对设备与现场资源所模拟出来的相应的系统效率、运行工况和现场的施工情况,资源到底怎么样都是可以知道的,领跑者项目几乎无缝可钻。”马高祥说。

试金石:领跑者的木桶效应

领跑者项目是一块试金石,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汇聚这么多且大体量的项目在基本一致的环境下同台竞技,许多企业参与其中看中的是未来发展。有一些企业压力也很大——如果自己分得的领跑项目做不好,后续项目基本上就被剔除资格了,而且在业内的口碑也会受非常大影响。“这是非常考验设计和施工队伍单位的,不能有任何短板。”马高祥告诉Solarbe 记者,如果设计与施工某一个环节存在短板,可能造成连锁反应。“比如在设计方面如果不合理,就会在源头上对项目造成短板,最后导致项目通不过验收。”领跑者项目在诞生之日就收获了行业太多的目光,如果验收不合格,丢的不止是开发商的脸,设计与施工单位也会被拉入开发商的黑名单。

“这次项目提到的损耗、衰减,每一项的线损、功率损耗、不匹配性损耗等,都是量化好的。哪一项做的不到位,就要从其他方面把这一项补回来,否则整体效率就是下降的。”马高祥强调道。

但领跑者项目也变相促进了行业之间的合作。“据我们了解,以设计公司为例,即使有些环节能力达不到,也在尽力通过合作提升应对项目的能力。”马高祥说,“同样是设计和施工单位,根据项目经验,擅长的领域可能不同。以前做地面电站,业主对设计院是很放心,但换到复杂的分布式环境下,业主就拿不准,那就把两家合到一起,各自发挥长处,去做同一个项目。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合作交流共同提高,有可能合作几次后发现双方是不错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再有项目还可以共同发挥各自的长处。”

马高祥指出,现在光伏企业不能想着“船小好调头”,表面上看光伏行业波澜不惊,但实际却是惊涛骇浪。没有相应的储备或积淀,就做不出高质量的产品。他做了个比喻:光伏这条大船已经从内河驶向了海洋,其中风云变幻,绝不是小打小闹能应付的,所以建议大家抱团取暖,与其他有实力的公司在一起,各发所长。

采购荒:这只是准入水平

据晶澳太阳能介绍,晶澳在去年6 月基本上就已接够了全年生产的订单,其它大厂也是如此。领跑者项目推出的较晚,而且又只限定在少数几个一线企业中采购,所以出现了组件荒。“有的开发商为这个项目准备得早,很早就进行了招标,采购任务能够完成,目前项目完成率也比较高。”马高祥说,“但有的企业招标做的晚,就需要想组合方案。如果单晶组件供应不上,就用多晶、双玻,实在不行,那就用1500V 组件。绞尽脑汁在设备采购环节想办法。”但他认为领跑者项目中光伏组件和逆变器的标准并不是很高,只是一个准入标准。“从现在光伏发展来说,我们觉得这样的转化效率不是高的离谱,应该说是比行业预期高,但客观来讲只是一个准入水平。”

领跑者推动行业逐步淘汰低效产能

此次领跑者项目暴露出一大问题:中国目前常规光伏组件产能非常大,但高效组件产能仍然力不从心。上游产品制造方的速度没有跟上采购需求,所以造成在选型方面能提出高校组件的指标,但是没东西可供采购。组件企业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在扩的约20GW 产能许多都是高效产品,以协鑫集成为例,目前已经实现了旗下所有组件产能都_是高效产能的目标,这也是行业的进步趋势。马高祥认为,通过各方领跑者基地、新的扶贫指标等一系列强心剂般的高标准的推动,将让上游供货商主动提前去应对国家未来可能出现的新领跑标准。“补贴电价不可能永远不变,原来征求意见稿表明的意思是电价逐年下降,而现在新的政策则是竞价。市场发展的趋势是知情权变得更加合理,游戏的指挥棒不再只掌握在卖方手里。”马高祥说道。以前做设计的时候只考虑地形是否平坦、气温高低等简单因素,现在要想得更复杂。在测算中,能量化的就都量化。想要避免风险,首先从技术方案上就要做出应对。

更应该加强的还有两个环节:第一是供货这个环节,不管哪一家的产品,从源头上开始就只有一个目的——最终要服务于这个投资主体;第二个环节是要高效的运维。领跑者项目在之前征求意见稿的时候,已经考虑到通过设计理念或者说设计方案去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做到可控、量化。低价、低门槛、直接复制别人的设计无法应对当下的政策层面上的发展。

大同基地领跑者的相关要求,需要很大的技术投入和经验积累。现在电站投资额度在压缩,收益也在压缩,各个环节都在压缩。比如供货商的价格也要越来越低,施工单位的费用也会越来越少。价格下去以后,光伏电站和相关零部件就变得大同化,要靠量的积累保证根本,靠质的积累保证市场。每一家都必须走这样的路线,对各方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未来光伏上游企业的日子将更加“难过”,要想生存发展,需要把账算得更清楚:性能、产品、风险、效率都必须保证,对报价和账期都要有强大的掌控能力。“从去年到现在,国家一直通过政策导引产业向技术性能领先、产能领先优胜劣汰的趋势在发展。”马高祥认为在做设计方案、设备选型或系统集成时,不能再像以往只根据单一的因素进行判断了。

更多关于: 光伏领跑者 智能运维 领跑者项目 的文章请点击!
  • 今日推荐
  • 周排行
  • 月排行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大事记 | 会员服务 | 邮件订阅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光能
索比光伏网
微信号:
solarbe20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