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碳交易 » 正文

全国碳市场建设已进入快车道,进展都在这里

发表于:2016-09-27 13:36:31 来源:无所不能

9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通过批准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的决定,根据协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以“自主贡献”的方式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而咱们中国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比如:

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达到20%左右。

别忘了,还有此前承诺的“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至65%”。毫无疑问,中国经济将在绿色低碳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为了实现这些小目标,碳交易市场风头大盛,2017年全国碳交易市场将迎来全面启动。无所不能梳理了最近的碳市场政策,以及各地试点的情况。

碳市场建设已进入快车道

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将启动全国碳市场的碳排放配额分配,到2017年的一季度或者二季度,完成所有配额的分配,目前预计首批纳入企业数量在7000-8000家。

1. 国家和各地的政策在密集出台,为全国碳市场交易提供约束力和制度保障

国家发改委1月下发《关于切实做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共重点工作的通知》,对全国碳市场建设作出部署;3月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送审,并被国务院办公厅列入立法计划预备项目;6月13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主持召开发改委改革专题会议,提出要“加快推进碳排放权交易制度”。

目前,这部作为碳市场“根本大法”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也有了最新进展,据悉,国务院法制办已将其作为优先立法的计划,经过多轮地征求社会意见后,下一步将进入立法程序。

2. 碳交易试点的多年运行经验

在2011年10月底,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及深圳“五市两省”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2013年,深圳启动国内首个碳排放权交易平台,此后,上海、北京、广东、天津、湖北、重庆等省市相继启动了碳排放权交易试点,截至到目前,七个碳交易试点地区均完成2到3个履约期。

2016年是碳交易试点运行的最后一年,也是从“试点”走向“全国”的关键一年。

9月6日,全国碳市场能力建设(天津)中心成立,这是继深圳、湖北、北京、广东、重庆、上海、成都之后的第八个全国碳市场能力建设中心。其中,成都是全国非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区外的第一个中心,深圳中心在今年3-6月份已为13个省市举办了共计19场碳交易市场能力建设培训会。

但是,碳交易试点目前已分配的配额、试点管理规则、碳价如何衔接全国碳市场也是难点所在。

对此,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蒋兆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试点地区已经分配的配额将根据实际情况有序的纳入全国碳市场交易体系。我们正在探索一个全新的制度,有别于欧盟和美国碳市场一年发一次配额进行一次履约的模式,而是分行业、分批次进行配额分配和履约,也就是说可能每个月都有配额分配和企业履约,这也是全国碳市场的一项创新。”

在中央与地方的分工上,全国碳市场将采用两级分工的模式,也就是中央层面管方法、管标准,省一级层面管配额分配、管履约监管,两者之间互不干涉,但互为补充。

这样看来,吃瓜群众们只能坐等全国碳市场未来全新的制度出台。

另外,国家发改委目前除了七大试点的交易机构外,还批准了福建和四川两省建设碳交易机构,选址福建是为了促进海峡两岸的应对气候变化和碳市场合作的需要,选在四川则处于覆盖西南、西北等广大地区的碳交易和服务的考虑。

3. 全国碳市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2016-2020年为全国碳市场第一阶段,参与企业范围涵盖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八大行业,根据国务院要求,新能源汽车的配额也将纳入碳市场的管理,八大行业里,凡是3年平均能源消耗量达到1万吨标准煤的企业都必须加入。

第二阶段:2020年以后是全国碳市场的第二阶段,即完善和拓展阶段,扩大参与企业范围和交易产品,发展多元化交易模式。

到2020年以后会逐步降低门槛,通过配额和碳税共同发挥作用,让碳的定价制度覆盖到所有的企业,对于5000吨标准煤以下或纳入碳市场体系以外的排放企业将征收碳税,形成一个所有企业都尽减排义务的政策体系。

各试点碳交易状况一览

为了让大家对各试点交出的成绩单一目了然,无所不能整理了试点交易情况一览表,以供参考。

△各试点碳价格走势

(2015年6月15日-2016年7月25日)

数据来源: 碳交易网、【市场分析】2015中国碳市场分析、《中国碳市场观察》2016年2月 第三期

点评

从上图价格图表中可以看出,刚刚履约结束的这一年,除北京外,各试点配额交易整体价格处于波动下降态势。

上海能源交易所主编的《碳市场快讯》分析其中原因:

第一,配额发放相对过剩。在碳交易试行初期,为减少企业负担,各地配额发放相对充足,导致交易需求不足,交易难以踊跃;

第二,经济增速下滑。2015年经济增速下滑背景下,电力企业、钢铁企业等能耗大户碳排放需求减少;

第三,CCER供给冲击。2015年各试点将CCER纳入交易体系,配额价格受到CCER低成本的冲击。

关于碳配额履约

所谓碳配额履约,是指控排配额企业经过第三方审查机构审核后,按实际年度排放指标完成配额清缴。碳排放市场试行以来,履约问题屡屡出现:2014年,北京、广东、天津推迟履约期,2015年,湖北、重庆、天津推迟履约期,2016年,北京有85家控排企业或者单位未能及时履约,深圳只有1家未能及时履约,只有上海继续100%履约的好成绩。

湖北碳履约截止日期为2016年7月25日,但是在履约临近期间,出现所谓的碳交易“熔断风波”。7月11日,湖北省发改委发布了湖北碳市场2015年度履约通知。当天,湖北碳市场现货交易即出现大量卖盘,由于接盘不足,价格持续走低;随后,湖北碳排放权交易中心发布《关于调整碳排放权交易产品HBEA日议价区间限制幅度的公告》,其中将跌幅下限控制在1%。此事凸显碳交易管理思维的矛盾——交易是市场行为,湖北的管理模式使得买卖无法真实反映碳交易成本,直至履约截止的7月25 日,湖北仍未完成全部企业履约。

相关标签: 碳配额 碳交易 碳市场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大事记 | 会员服务 | 邮件订阅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光能
索比光伏网
微信号:
solarbe20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