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商业思维 » 正文

【思考】未来五年光伏企业的机会有哪些?

发表于:2016-11-28 09:41:58 来源:老红看光伏 作者:红炜

当前,光伏企业老板最大的痛苦一定是选择的痛苦。

原有的产业资本老板会选择痛苦,新进入的金融资本老板也会选择痛苦。前者,不选择痛苦,没选择痛苦,选择太多也痛苦;后者,不投资痛苦,投资找不到可以主攻的细分市场痛苦,找到细分市场没机会进入更痛苦。

在其他产业,市场也许会给一个企业三年甚至五年慢慢发展的机会,但在今天的光伏产业,市场绝不会给你那么多试错时间。面对在光伏产业链内纵向横向不断扩张的路越走越窄,在这条路上新进的企业越来越多的背景下,老红提出“五年后你的光伏企业在哪里”的选择问题,不是企业发展速度、规模的选择,而是决定企业未来光伏产业江湖地位的选择,更是必须尽快的选择。

要选择,就要面对如此多的选择:

未来的光伏市场太大,机会太多,应该选择哪个细分市场发展?

是根据不断变换的市场热点转型,还是根据自己的基因特点转型?

技术、资金、模式、互联网……什么是决定转型的关键?

协鑫选择了清洁能源服务商的综合发展,通威选择了把“渔光一体化”置入它正在打造的水产服务体系,河南豫新选择了光伏农业商业地产专业发展模式,你的企业选择什么方向?

面对众多选择的痛苦,老红有一个简单的思维逻辑:如果能够想明白未来五年光伏产业的市场机会有哪些,就应该能够想明白你的企业发展方向在哪里。

那么,中国光伏产业的市场机会有哪些呢?

首先,长期市场机会是清晰的。

在上游生产市场,这是一个应当满足很大比例全球光伏市场需求的产品生产市场机会;在下游电站市场,因为市场性质、特征的不同,应当细分为三大市场机会:大型光伏发电服务市场机会、分布式光伏发电服务市场机会、为光伏发电服务企业提供服务市场机会。

光伏产业还有几个巨大的潜在市场:光电建筑一体化市场机会,移动能源市场机会,光伏发电大众消费品市场机会,等等。这是别的能源形态根本不具备,是一个伴随技术进步、需要长时间发掘和培育的市场机会。

其次,从未来五年看,中国光伏产业的市场机会就要复杂得多。

在上游生产市场,无论是硅料还是组件生产,无论是逆变器还是支架等辅助设备生产,大型光伏产品生产市场一定是存在的。但是单纯的生产型企业是否存在有待观察,因为从2012年开始,这些生产企业在产能扩张的同时,无不努力将企业发展重点扩张至下游电站市场,并且其中一部分已经取得了平衡发展的生产结构和经济效益。比如曾经支架全球生产第一的爱康,从2011年开始战略转战光伏电站市场,目前正在重点探讨围绕电站建设市场开展互联网金融服务。

在下游电站市场,不同的细分市场将有完全不同的发展时点和结果。

第一,大型光伏电站市场,除了“领跑者项目”短期内没有其他机会,市场发展空间极为有限。这是因为:1)在西部建电站受当地消纳和远距离输送能力不足制约,在东部建电站受可利用土地严重不足制约;2)光伏发展“十三五”规划已经明确,光伏电站建设目标为110GW,其中分布式为60GW。已知截止2015年底,已建成分布式光伏电站只有不到7GW,而到2016年底我国光伏电站建成总量应当是73GW(2015年底是43GW),这意味着未来四年大型光伏电站建设空间几乎为零。短期内大型光伏电站市场空间的有限,决定了这一市场中企业发展空间有限。

第二,分布式光伏电站市场,需要再细分为不同市场:屋顶电站分为民用、商用两大市场。光伏农业分为养殖、种植两大市场。

民用屋顶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也是一个服务边界可以极大延展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应当只属于那些对这个市场具有独特认知、独特商业模式的创业企业,不属于那些天然不具有开发这个市场基因的大型生产型和资本型企业。

商用屋顶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视同于大型光伏电站市场,同时适合大型企业和创业企业发展。

养殖业与光伏的结合市场。这是光伏农业过去发展最快、最成熟的市场,目前,这个市场只属于那些已经具有获得资本认可的商业模式的企业,比如河南豫新。

种植业与光伏的结合市场。如果这能够成为一个市场,是受中国可耕土地严重短缺因素决定的;如果这不能成为一个市场,也是受中国可耕土地严重短缺因素决定的。除在合规的设施农业屋顶建设光伏电站之外,至少在五年以内,在取得大量科学实验结果证明之前,这是一个目前不成立、未来值得探讨的市场。

第三,为光伏发电服务企业提供服务的市场。这个市场机会巨大,机会已经到来。

这个市场机会,应当细分为光伏电站建设和运维两个市场,提供服务的侧重点各有不同。这个市场机会应当属于两类企业:被资本关注的具有互联网、服务基因的创业企业;大型光伏企业投资但独立于大型企业的具有互联网、服务基因的企业。

如果同意以上对五年内光伏市场机会的分析,光伏企业家们的选择就应当不那么痛苦了。因为未来市场是清晰而简单的,所以选择也应当是清晰而简单的:是坚持现有商业模式在现有市场把企业做大?还是改变现有商业模式在选定的细分市场把企业做大?还是这些市场都不是“我的菜”,应该尽早退出这个产业,让在“630”前挣到的钱落袋为安?

就是在这个选择中,在五年的时间内,少数光伏企业取得了自己的江湖地位,大多数企业不得不离开光伏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