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资讯 » 光伏行情 » 正文

首批光伏扶贫项目发布,但不容忽视的争议该如何解决?

发表于:2016-10-19 09:17:27 来源:能源杂志
 10月17日是“国际消贫日”,同时也是我国国家“扶贫日”。今年“扶贫日”当天,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两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下达第一批光伏扶贫项目的通知》,国内光伏电站扶贫项目迎来政策春风。

光伏遇到了扶贫,双方似乎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但是一番接触下来,地方政府、企业和贫困户已然搅成一堆乱麻。若想要让各方都得到好处,光伏扶贫这个“蹩脚”的组合还有不小的争议。

金寨县位于安徽西部,地处安徽、湖北和河南三省的交界地带。这里曾经是著名的“三不管”地区。汹涌的革命浪潮时代,让这里走出了一批革命元勋。现在这里是响当当的“将军县”,从这里走出去的少将以上军衔的将军竟有59位。然而,岁月蹉跎,如今将军们已经远去,贫困却还困扰着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了金寨县,祭奠将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十分关心金寨的扶贫工作。在报道中,可以看到这样的照片,贫困户的院子里,习近平和贫困户亲切的握手,身后是两块一人多高的光伏电池板。在视察金寨扶贫情况时,习近平也询问了光伏发电扶贫的情况,光伏扶贫已然成为多种扶贫方式中重要的一部分。

金寨是最早进行光伏扶贫的地区,金寨在光伏扶贫上的发展也积累了许多经验和教训,是光伏扶贫的先行者。

进入2016年,为了兑现2020年实现脱贫的承诺,扶贫工作进入大规模发展的阶段。一时之间,IPO扶贫、电商扶贫等等新名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光伏扶贫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走到了历史舞台的最前沿。

中国扶贫志愿服务促进会的王家华副会长对记者表示,国务院扶贫办委托促进会从事十大精准扶贫工作的具体对接服务工作,光伏扶贫首当其冲。从规划来看,光伏扶贫将会撬动15-20GW的规模,带动200-300万贫困人口脱贫。

 


 

诚然,在扶贫工作提上日程的同时,光伏行业的风向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光伏扶贫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有关光伏扶贫的讨论也是甚嚣尘上。

对光伏行业来说,2016年堪称变局之年。630之后,大项目越来越少,领跑者计划竞争激烈。大家的目光越来越多的投向分布式光伏和光伏扶贫项目。而且光伏扶贫在政策上要优于分布式光伏的项目,从光伏的角度来看,光伏扶贫是具有一定吸引力的。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光伏扶贫发展模棱两可,在开展过程中遇到了许多的问题:政策不够详实,整体规划不够明晰,资金来源不确定,光伏电站质量怎样保证和贫困户收益怎么保障等等。

光伏能为扶贫做多大贡献?扶贫又能为光伏行业带来多少好处?国家和地方政府又应该做些什么让光伏企业真正愿意进入这个市场?这些问题颇具争议。带着这些问题,《能源》杂志九月份走访了光伏行业的大小企业,并与扶贫领域的专业人士进行深度的交流,力图还原一个当下最真实的光伏扶贫。

户用光伏的尴尬

群山环绕的金寨全军村散发着浓郁的自然气息,贫困户陈楼之站在自家光伏板前面,虽然并不知道这个蓝色的板子是如何工作,但她知道,这块比床大不了多少的板子每年可以给她带来上千元的收入。这是一套户用的光伏系统,所发的电用来帮助贫困户脱贫。

事实上,光伏扶贫的类型有四种,户用、村级、农业大棚和地面电站,在金寨你几乎可以看到你想看到的所有光伏扶贫类型。

金寨早在2013年就开始光伏扶贫。几年以来,金寨的光伏扶贫过程经过了几个阶段,户用、村级或者是地面电站,金寨可以说是光伏扶贫一个鲜活的样本。

航禹能源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丁文磊在接受《能源》记者采访时评论说:“从2013年到2014年,金寨最开始做了一万多户的户用光伏系统,这相当于第一阶段。从2014年到2015年,进入第二阶段,开始做村级电站。由于金寨地广人稀,发展了一批的村级电站,2015年到2016年,演化至第三阶段的集中式电站,像之前的200MW的项目。”

就在6月份,金寨人民政府发布《金寨县光伏发电精准脱贫实施方案》,方案明确建设20万千瓦地面光伏扶贫电站;发展分布式(联户型)光伏扶贫电站。23个乡镇,每个站址建设规模200千瓦-600千瓦,累计1.5万千瓦;扩容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将218个行政村60千瓦光伏电站扩容到100千瓦。

金寨的光伏扶贫发展很丰富,一路走下来,各种类型都存在。户用系统真正扶贫到户,村级电站扶贫到村。然而,这两种分散的电站方式中,运维是一个难题。谁来运维?怎么运维?是设备厂家?还是相关的扶贫村自己组建运维队伍或者贫困户来负责?如果大面积推广这两种模式,这是绕不过去的问题。

如果是采用集中地面电站的类型,那么运维会容易得到保证。但是由于收益更多的是投资企业,最终的收益能否真正服务于扶贫,能否做到精准扶贫就成了一个问题。

 


 

“户用光伏扶贫电站有很大的局限性,光伏电站是25年收益,但是目前真正贫困户的房屋及屋顶结构状况都很差,难以保障光伏电站25年正常运行。不论哪种模式,扶贫电站的质量是关键。”九州方园新能源副总经理梁灿谈及光伏扶贫类型时说。在采访中,许多企业都深有感受,在实际操作中,户用扶贫项目的确存在各种各样的阻力。

  • 今日推荐
  • 周排行
  • 月排行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大事记 | 会员服务 | 邮件订阅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光能
索比光伏网
微信号:
solarbe2005
分享到: